登录   

TradeMax | 新的杠杆监管条例:保护还是歧视?

今年夏天,有关外汇和差价合约杠杆的监管变更,给零售交易者的莫吉托增添了一些苦味。

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针对差价合约设定了2:1到30:1的杠杆上限。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根据客户的收入水平和净流动资产价值区分客户。

根据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新规,交易量最大的货币对杠杆上限可达到50:1,但平均水平远不及此。

换句话说,这个有一些陡峭滑梯的游乐场对小额投资者关闭了,他们被扔进沙坑里。

丧钟为谁而鸣?

零售交易者在外汇市场中的占比只有5.5%。然而,这一小部分市场参与者吸引了监管机构不成比例的关注。

乍一看,杠杆上限似乎只是为了保护零售交易者而采取的安全措施——提供给小规模市场参与者的一种塑料婴儿餐叉,让他们能够参加一场大人的宴会。

但有意思的是,对于拥有较高净收入或更多流动性资产的客户来说,较高杠杆是可以接受的。监管机构似乎担心过度杠杆化的市场风险,无论是对外汇经纪商还是零售交易者。

2015年,瑞士央行出人意料地取消了瑞郎欧元1.20的汇率上限,当时瑞郎欧元仅一天就上涨了30%。

这导致外汇交易者的账户出现了大量的负余额,并导致几家经纪商破产。

多亏了Nassim Taleb,包括大型机构在内的各类金融家都对黑天鹅保持了警惕。将杠杆(以及推测的风险)置于控制之下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但事情的另一方面呢?

流动性是新的杠杆

许多权威金融家批评杠杆上限大幅降低了市场流动性。为什么这很重要?

尽管监管机构专注于用杠杆限制来平衡市场,但这些限制的直接后果可能是适得其反。

高盛首席市场经济学家Charlie Himmelberg担心,当高频交易遇到意料之外的基本面消息时,它们往往会撤回市场流动性。

他解释说:“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会将更大比例的流动性供应留给人类交易者,如果仍有大量交易者有更多的风险承担能力,这将是一件好事。但在过去10年里,这类群体有所下降。”

更好地利用现有资源

事实上,很难说过度杠杆对资本是有害的。风险是零售投资者用来瓜分市场蛋糕的杠杆利剑的另一侧剑刃。

负余额保护方法与高杠杆交易结合使用,这是一些经纪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以支持他们将零售客户杠杆保持在高水平的决定。

将大部分资金投入到一些金融理念上,这往往是游戏的一部分。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StanleyDruckenmiller承认:“索罗斯教会我,当你对一笔交易有巨大的信念时,你必须全力以赴。做一头猪需要勇气,用巨大的杠杆获利也需要勇气。

这种对金融市场风险的看法可能会招致批评,但现在不是承认的时候了吗?零售交易者一直对高杠杆有需求。他们想要的是银餐具,而不是监管机构想要敷衍了事的塑料叉子。

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杠杆是一个机会,可以显著而迅速地增加初始小额入金,如果他们的交易决策不正确,他们并不真正介意损失这些入金。对另一些人来说,参与高杠杆交易可能是策略的一部分。

例如,交易者可以利用杠杆同时建立多个头寸,这实际上可以分散小账户的风险。

此外,想要获得更高的杠杆率并不一定意味着交易者打算充分利用它,直到统计概率证明你无法在100%的交易中获利。

即使是最严厉的杠杆反对者沃伦·巴菲特在谈到利润时也会缓和论调。众所周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资本杠杆率高达60%,这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巴菲特有句名言:“当你把无知和杠杆结合起来时,会得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结果。”另一方面,假设无知是零售外汇交易者的一个必要属性,这种假设正确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为什么监管机构还要像过去那样继续致力于限制杠杆率呢?